佛音洗脑,首当其冲的莫尘立时便中了招,六字真言疯狂的冲击着莫尘的道心和神志,几乎立时就让莫尘沉沦进去,从此便化为佛门最虔诚的信徒,六亲不认了!

  嗡!

  那笼罩在莫尘头顶上的青铜大钟陡然自发的动了,发出了一道微不可查的嗡鸣声,嗡鸣声凝成一线,瞬间便没入到了莫尘的身体之内。

  当!

  苦苦抵御六字真言冲击,马上就要沉沦佛海的莫尘,只觉得头顶上猛然炸响了一道宏伟钟声,犹如天雷轰鸣,扫除一切邪祟,又好似师父家人在他耳边呼唤,更像三界一众生灵在朝着他呐喊一般,只是瞬间,他便从那沉沦的状态中挣脱了出来,回复了灵智。

  试想只是余波扩散,整个三界都被佛法普渡,这离得最近,正面与如来碰撞的莫尘所受到的冲击到底有多强,也好在这混沌钟自发护主,不然的话,今日只怕世间再也没有什么焚天大圣,佛门又会填上一尊焚天如来。

  莫尘瞧着那六尊闭目念经的身影,瞧着天外天乃至囊括三界的佛光,心里头一阵后怕,好家伙,就一点点,就差了那么一点点,倘若他道心不坚定的话,瞬间沉沦佛海,那时就算是混沌钟发威,恐怕也救不了他了。

  “如来,你竟敢渡化我!”莫尘大喝一声,心头是止不住的怒气。

  不过如来并没有搭理他,依旧在诵念六字真言,宏伟的佛音嗡鸣不止,回荡三界中,携带着无尽威能,一波一波的依旧在冲击着莫尘的元神紫府,无量量光明越发璀璨,莫尘只感觉自己的道心又有些动摇,似乎还在朝着佛海沉沦。

  不能坐以待毙,若是束手就擒的话,只怕撑不了多久就会彻底的被渡化其中!

  凭莫尘自己的实力,顶多能抗住一尊如来佛祖的六字真言,六尊齐出,他是断然无能为力的,只能依仗身前那枚开天至宝混沌钟的威能!

  一念至此,莫尘不再犹豫,体内的法力不要钱的尽数灌注入混沌钟里面,没有一丝一毫的保留,那混沌钟立时青光大作,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韵味悄然出现在了混沌钟青光里,而那青光笼罩的范围之内,原本的无尽佛光和宏伟佛音,竟然全数都被隔断在外,没有一丝一毫能渗透进来。

  好宝贝!

  这还是莫尘第一次驱使混沌钟,不料竟然有如此威能,他心头一喜,不过却没有懈怠,眼下虽然暂时安全,可是不破了这如来佛祖的明王法身,他便要一直撑着混沌钟,以他的法力,肯定是耗不过如来佛祖的。

  “给我开!”

  莫尘怒喝一声,一掌狠狠拍在了那青色古钟上,掌钟碰撞间,莫尘体内一大半的法力立时便被那混沌钟吞噬殆尽,随后那混沌钟微微一震,一道悠扬的钟声蓦然响起。

  当!

  钟声悦耳清亮,隐隐带着几分洗涤心灵的通透之感,回荡在三界每一个角落之中,而那自天外天传播出去的无量佛光与六字真言佛经声,一瞬间便被这钟声盖压了过去,不,不只是那佛光和佛经声,应该是说整个三界的每一种声音。

  三界之内,所有神魔的心里,此时此刻,寂静无比,唯独一道悠扬古朴的清脆钟声回荡着,似乎就是天地间永恒的旋律一般。而那些被强行渡化的生灵,在钟声笼罩到他们身上的那一刹那,他们眼中的狂热逐渐退散,嘴里也停止了对西天诸佛的礼赞声,恢复了清明神态。

  天外天星辰世界,滚滚音波朝着如来佛祖攻去,其内充斥着无与伦比的恐怖毁灭力,那天上悬挂的星辰,一时间不知道被震碎了多少,以莫尘为中心,方圆亿万万里都是一片漆黑,看不见一星半点的星辰光华。

  如此浩瀚威能的音波攻势,如来佛祖自然不可能在坐在那里念经,他早已站起了身,轻轻一晃头颅,一股明黄色的庆云冲天而起,将他与五尊明王法身都尽数护住。

  那五尊明王法身通体祥和之态也尽数消失不见,恢复了原本的狰狞恐怖之态,各个手持兵刃,怒火燃烧,舞爪张牙的,似乎下一刻就要冲出庆云,生撕了莫尘一般。

  庆云和那一道一道不断袭来的音波接连碰撞,只见得那庆云不断的被湮灭,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小,不多时,便将五方明王中的四尊尽数裸露出来。

  而没了庆云护身,那四尊明王只来得及怒吼一声,随即便被混沌钟的恐怖音波一下子打成了齑粉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站在中央不动明王法身之下的如来佛祖轻声叹了口气,衣袖一挥,将那剩余的一尊明王收起,又将远处的弥勒摄至自己跟前,明黄色的庆云缩小到护住两人的地步,这下倒是勉力维持住了。音波一道一道,由强到弱,在彻底消失之前,终究是没能奈何得了这一团小小的庆云。

  眼见着渡过了这道攻势,如来佛祖忍不住长长一叹,他道:“莫施主,好神通,好宝贝,贫僧甘败下风!”

  远处被混沌钟罩住身形的莫尘闻言,冷声笑道:“怎么,刚才不还想着降妖除魔,强行渡化莫某人吗,现在就变了卦了?”

  如来摇了摇头,脸色微微有些发苦,他确实是打着渡化莫尘的想法,本以为这五方明王分身足以做到,可没成想那开天至宝混沌钟威势如此恐怖,亲自感受一番后,他才知道今日已经不可能奈何得了莫尘了。

  说来如来也是吃了眼界不够的亏,开天三宝混沌钟、盘古幡与太极图,昔年通天教主一样也没拿到,而准提接引亦是这般状况,是以他虽然身兼两教之长,可还未曾正面与这开天至宝交过手,低估了混沌钟的威力。

  一击便破了他的神通,他用苦心修持无数年的庆云方才挡下,可要是莫尘再发一击,他未必就有把握再挡下,到那时休说擒下莫尘,是自身都难保。眼下是三界多事之秋,他若被混沌钟击伤,少不得会再出变故,既然如此,还不如认输保存实力来的果断。

  “贫僧神通不如莫施主,无话可说。”如来佛祖不复来时那般俯视莫尘的模样,此时脸色很不好看。

  何止是他脸色不好看,此刻三界之内,天庭与佛门关注到这场大战的众神佛脸色都不好看,原本在八景宫闲庭信步拖着玄都大法师的玉帝,更是话都没说一句,转身便走。

  与之相反的则是三界不甘于被天庭如来统治的势力,以妖族为代表,阐教截教,乃至火云宫内的人族三皇,还有血海幽冥,都是神色欢喜,谁想在圣人走后头上多一个爹?

  原本圣人都在还能互相制衡,大家打生打死,总要维持个底线,可是玉帝如来联手可不一样,他们是要制霸三界,唯我独尊的,那可没有什么底线好讲,是顺他者昌,逆他者亡,杀不了也镇压了,手段可比圣人在的时候激烈的多,就算是天地主角人族,也不想头顶上多出这么一个统治者。

  莫尘此番与如来交手,虽说是依靠着混沌钟逼得如来认输,但实际上是个不胜不败的局面,莫尘的法力也只够再激发一次混沌钟攻势,定然是杀不了如来的,到那时他体内法力空空如也,肯定会被如来反杀。

  但是不胜不败就够了,这说明兜率宫一脉已经有了两尊准圣三重天战力,玉帝和如来统治三界的局势已经变了,他们不再是一家独大!

  “和尚既然败了,那又当如何?”莫尘也有自知之明,没有再次催发混沌钟,反而衣袖一扬,将那千丈大小的青色铜钟收至掌心,复又悬挂在腰间葫芦上。

  “这要看莫施主想要如何,只是还望莫施主三思,有些事贫僧纵然答应,可是违背了天条,天庭可未必会答应。”如来垂眉低目的道,却是隐隐警告了了莫尘一番不要太过分。

  什么是天庭不答应?那就是玉帝不答应,要是莫尘提出的条件太苛刻,如来和玉帝大不了与莫尘和兜率宫拼个鱼死网破,大家谁都落不到好。

  莫尘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,他没占据绝对优势,真要提的条件让如来承受不住,大家不顾一切的厮杀一场,那谁也落不到好。再者说,他今日的目的基本上已经达到了,以自己的实力威慑三界,打破玉帝和如来对于三界的震慑,也为妖族出了头,可谓是一举两得。

  但是该敲的竹杠还是得敲,纵然是不答应,很多事也是可以谈的吗,漫天要价,坐地还钱,总有个商量的过程,能多一点好处是一点。

  是以莫尘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,极为鸡贼的道:“必然和天庭无关,只是单单与佛门有关,昔年佛门渡化了我妖族三千大妖,不如佛祖今日大发慈悲,就尽数将他们放了吧。”

  三千大妖,修为弱些的便是天仙,金仙大罗亦是比比皆是,可谓是佛门实力的底蕴之一,莫尘这可谓是狮子大开口了,不过眼下确实是个机会,毕竟圣人不在,可以尝试一番。

  如来听了莫尘的话,面色微微一变,三千大妖,若是将其尽数放了,那无异于龙归大海,虎入山林,不管是截教还是妖族无疑都会实力大增的。而且这些年,他们佛门对这些大妖可算不上什么好,遏制他们的自由,派他们去做脏活累活,他们早都憋了一肚子的怨气,真要放他们走,他们铁定会与佛门为难的,这可是一股不小的势力啊!

  “阿弥陀佛,莫施主,哪有什么三千大妖,我佛门中只有三千护法神佛菩萨以及灵兽,可未曾听闻有什么三千大妖一说,还请莫施主慎言。”如来睁着眼睛说瞎话道。

  “真没有,若是佛祖不愿意全都放了的话,那就放个八百一千的,权且算个交待。”莫尘试探道。

  有一就有二,今日能放一千,明日再放一千,这般下去,弄几次事件出来,很容易便将三千大妖尽数救出,关键是如来佛祖肯开这个口子。

  如来佛祖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,他道:“贫僧说了,不曾有什么三千大妖一说,莫施主还是不要想了。”

  “八百一千不成,那么十个八个也行啊,只要佛祖您答应便是,咱们明人又何必说暗话?”莫尘依旧不死心的道。

  “倘若莫施主执意如此的话,那么贫僧拼着受伤,也要再领教一番阁下的混沌钟威能了!”如来佛祖面色一凝,极为肃重的道。三千大妖是佛门根基,放出去遗祸无穷,与其将来再受这个麻烦,还不如拼着重伤拿下这只乌鸦,三界局势有变也就有变了!

  如来佛祖是真的发了狠的,莫尘可以看的出来,救出三千大妖,眼下显然是不行了,再与如来打下去,谁知道后续局势如何发展,还不如现在就捞一点好处溜掉。

  抱着这般心思,莫尘哈哈一笑,他道:“我是与佛祖开玩笑的,还望佛祖莫要生气,实际我想的是,这三界芸芸众生,都是一般的生灵,我师父说得好,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,你们佛门也讲众生平等,那我等妖族亦是三界的一员,这总不能除外吧?”

  “那依莫施主的意思……?”如来微微有些迟疑道。

  “我的意思很简单,那下界的小僧当着我面都敢喊打喊杀,说什么降妖除魔,可以想见三界妖族的处境。我今日便要佛祖的一个承诺,日后佛门都不准与我妖族为难,不准提什么降妖除魔,替天行道之类的话,不知佛祖意下如何?”

  “这……”莫尘这意思,是要整个佛门从此对妖族视若无睹,只要不欺负到他们头上来,就不准多管闲事,可是这样一来,他们传教之时,又如何在人前显圣,那些人族的僧众,难道只能坐视妖族肆虐吗?

  “怎么,佛祖不肯,也罢,既然这件事情都不答允,也休提什么停手罢战的话,咱们还是接着一战吧!”莫尘装作硬气的威逼道……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唐朝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西游之金乌大圣,西游之金乌大圣最新章节,西游之金乌大圣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